我坐在有木棒的椅子上写作业作文

  • 2020-03-20
    986
    張明:旅游規劃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兼談旅游規劃必須隨“疫”而“變”

    說起“規劃”,大家都不陌生,城市規劃、區域規劃、園林規劃、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旅游規劃等等。規劃,實際上是兩部分組成,“規”和“劃”,“規”是戰略層面,法則、規矩、章程、標準、謀劃,“劃”是戰術層面,合算、測算、刻畫、路徑?!耙帯笔瞧?,設定目標、明確方向,“劃”是落,實施路徑、操作方法。

    我國的規劃歷史悠久,從有人類開始就有了規劃的思維和行為。原始社會的群體狩獵行為、村落建設布局具有規劃思想的萌芽。隨著“城”(防御功能)與“市”(交易功能)的出現,尤其是“城”和“市”的融合,產生“城市”,規劃在城市的建造過程中也就越來越重要,中國為數眾多的古城池遺址(如殷墟遺址、良渚遺址等)、保存下來的古城(如西安、洛陽、平遙、閬中等)是對古代規劃最好的見證,只不過尚未形成專業理論,成為專業學科。

    城市規劃,真正成為一門學科,一個理論,一個專業,是近現代以來的事情,并隨著社會的發展、經濟的發展、人口的發展、科技的進步不斷演進,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自成體系、理論系統、實踐豐富、技術成熟的專業和學科。

    旅游規劃是個新鮮事物,起步非常晚。旅游規劃這項技術和學問,是隨著現代旅游業的興起而興起的,隨著現代旅游學的確立而確立的。到目前為止,比起城市規劃,無論理論基礎、理論體系、學術架構,還是研究范式、技術手段、標準規范,都相對較弱,因為旅游規劃還很“年輕”。然而,新冠疫情這樣的全球性突發事件,讓我們對旅游行業重新審視,促進旅游發展的旅游規劃也應該重新審視。


    一、旅游規劃是什么

    從學理的角度,國內外學者從不同的層面給旅游規劃下過很多的定義,比較有代表性的,如盧云亭:旅游規劃是對旅游未來狀態的設想,或者發展旅游事業的長遠的、全面的計劃;美國學者GETZ:旅游規劃是在調查研究與評價的基礎上,尋求旅游業對人類福利及環境質量最優貢獻的過程;MURPHY:旅游規劃是預測和調節系統內的變化,以促進有秩序地開發,從而擴大開發過程社會、經濟與環境效益;

    無論從發展的角度,還是從人類福利與環境,以及綜合效益的角度,旅游規劃可以這樣理解:旅游規劃是針對旅游系統或者泛旅游系統的綜合謀劃,是對特定空間范圍內(可以是一個地區、一個國家、一個省域、一個市縣、一個景區,甚至更小的地理單元)的旅游資源及內外條件進行綜合評判和分析,進而對空間內的旅游業要素進行優化配置和對旅游業的未來發展進行的總體安排,以使旅游系統與社會系統、經濟系統、文化系統和生態系統融合共生,相互促進。

    旅游規劃是個泛概念,根據不同的劃分標準,旅游規劃也有不同的類型,比如按照空間層次劃分,分為:跨區域旅游規劃(如一帶一路旅游發展規劃)、國家級旅游規劃(如國家旅游發展戰略規劃、國家旅游十四五規劃)、區域級旅游規劃(如京津冀旅游規劃、長三角旅游規劃等)和地方級旅游規劃(如上海市旅游規劃、北京市旅游規劃等)等。我們從狹義的角度,或者說市場上常見的類型,將旅游規劃劃分為:旅游策劃、概念性規劃、發展規劃、全域規劃、總體規劃、控制性詳細規劃、修建性詳細規劃及相關專項規劃等。

    這里需要特別說明一點的是,實際上“旅游策劃”和“旅游規劃”不是一個維度上的事情,但市場上由于不重視策劃,以及策劃本身的學術地位及法律支撐缺失,所以常常把旅游策劃作為旅游規劃的一個部分或者一個子系統。旅游策劃與旅游規劃應該是相互補充、相互彌合的關系。

    旅游策劃,更多的是強調創意性的、戰略性的、定位性的、分析性的、文化性的、市場性的因素,是依托創造性思維,找出資源與市場間的核心關系,實現資源、政策、方向、環境、交通與市場的優化擬合,建構可采取的最優途徑,實現旅游業發展目標的創造過程。

    旅游規劃,更多的是強調空間性、規則性、系統性、平衡性,是特定空間單元內旅游系統的發展目標和實現方式的整體部署過程。旅游規劃經政府審批后,具有法定效應,是該區域內各部門進行旅游開發、建設的法律依據。

    二、旅游規劃的演化歷程

    旅游規劃是伴隨著現代旅游業的興起而興起的。隨著各國政府意識到旅游可以為當地政府帶來經濟收益,以及旅游發展過程中出現了種種不良問題,旅游規劃開始出現,以解決發展和矛盾的問題。國外旅游業起步較早,因而旅游規劃的理論和實踐也早于中國。

    1.國外旅游規劃的發展歷程

    學界和業界基本把1959年美國夏威夷州規劃,作為現代旅游規劃的先驅。20世紀60年代,法國、英國相繼出現了正式的旅游規劃。1963年,聯合國國際旅游大會強調了旅游規劃的重要意義,隨后馬來西亞、中國臺灣、斐濟、波利尼西亞、加拿大、澳大利亞、美國、加勒比海地區均開始編制旅游規劃,如法國郎濟道海岸、印度尼西亞巴厘島、澳大利亞中部地區的旅游規劃是其中的代表作。

    從70年代起,旅游業的發展需要規劃指導,開始受到發展旅游的國家和有關國際組織的重視和認同,世界旅游組織于70年代末頒布了“旅游發展規劃目錄”。世界旅游組織、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積極推動并參與了菲律賓、斯里蘭卡、尼泊爾、肯尼亞、中國等國的旅游規劃編制和指導工作。80年代后,旅游規劃在發達國家和旅游業起步較早的國家進一步普及和深化,同時也開始普及到了一些欠發達國家和地區。還出現了旅游規劃的修編,如夏威夷州旅游規劃修編、印度尼西亞奴薩-坦哥拉旅游規劃修編等。

    從60年代開始到現在,國外的旅游規劃經歷了60多年的發展,無論在理論體系、研究范式、規劃觀念、技術手段、技術融合等方面都比較成熟。但,旅游規劃畢竟是新興專業和行業,相對于其他領域,如城市規劃、建筑設計、景觀設計等,還相對年輕,還需要不斷的完善和提升。

    2.中國旅游規劃的發展歷程

    我國旅游規劃起步較晚。改革開放之后,我國才正視和重視旅游這項產業,旅游業經歷了“事業性質-產業性質”的轉變、“國民經濟補充地位-戰略性支柱產業的轉變”,而旅游產業化之路,又經歷了“觀光旅游”到“觀光與休閑度假并重”,再到“旅游生活化”的轉變。

    隨著現代旅游業,尤其是大眾旅游的的興起,才引起政府、學界和業界對旅游規劃的重視。我國真正意義上的旅游規劃研究與實踐,開始于20世紀80年代左右。1979年,中國旅行游覽事業管理總局(國家旅游局前身)出臺了《1980-1985年旅游事業發展規劃(草案)》,這是我國第一個以國家層面規劃旅游業發展的正式規劃,在我國的旅游規劃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因此1979年也被學界定為中國旅游規劃的元年。隨后,以陳傳康、郭來喜、阮儀三、丁文魁、孫尚清等學者為代表,開始關注旅游發展與旅游規劃的結合,并且開始展開一些規劃的研究、學生培養和實踐活動,具有代表性的規劃有《華北海濱風景區昌黎段的開發研究》、《廣東丹霞山規劃》、《深圳市旅游規劃》、《江南水鄉古鎮旅游規劃》、《海南島旅游開發與規劃研究》、《中國旅游經濟發展戰略規劃的研究》等,這些可以說是中國旅游規劃的開篇之作。

    40多年的旅游規劃研究與實踐歷程,可以大致劃分為4個階段:

    第一階段:以“資源為核心”的旅游規劃時期(1979年-1991年)

    我國旅游規劃起步于旅游行業新興和人才極度匱乏的背景下,因此起初的旅游規劃研究者和實踐者大多是從其他專業轉過來的,以地理學家、經濟學家和管理學家最具代表,其中的代表人物有陳傳康、郭來喜、保繼剛等。

    這一時期的旅游規劃工作主要圍繞資源的挖掘、分析和評價為核心,初步建立了旅游資源的基本概念體系和分類系統,形成了旅游資源定性評價和定量評價的方法體系,也初步構建了旅游規劃的內容體系和基本范式,同時旅游市場、旅游地形象、旅游環境、旅游文化、區域旅游布局等思想和理念也已經提出。我國旅游規劃的基本框架已經形成。

    這一階段的旅游規劃實踐工作,基本上是科研院所的學者領銜編制,尚無商業化和市場化行為。

    第二階段:以“市場為導向”的旅游規劃時期(1992年-2002年)

    學界和業界基本形成共識,將1992年作為資源為核心的旅游規劃向市場為導向的旅游規劃的轉折年。無論從學術成果的研究方向變化,還是國家從這一年吹響建立市場經濟體制的號角,都將1992年作為兩個時期的分水嶺。

    這一時期,一系列的市場行為、制度變革、政府規范等事件,都標志著旅游規劃從資源為核心轉到了以市場為導向。1992年開始,國家級旅游度假區正式出現(首批11個國家級旅游度假區,作為我國旅游產業全面向市場經濟轉型的試驗田)、主題公園這種新業態興起(深圳錦繡中華為主要代表)、99年集中休假制度(黃金周,人們有了較長時間的假期,大大刺激了出游熱情)的確立等等,都使得我國的旅游業的產品供給模式、旅游市場群體、吸引物特點等發生了根本變化,也就自然導致旅游規劃的思想隨之發生變化,從關注資源轉變到關注市場。

    這段時期,政府也加大了對旅游規劃的規范工作。1992年國家旅游局和中科院地理所共同完成了《中國旅游資源普查規范》;1993年林業部制定了《森林公園旅游規劃設計規范》、1994年又頒布了《森林公園管理辦法》;1997年國家旅游局出版了兩部重要著作《旅游規劃工作綱要》和《旅游業可持續發展-地方旅游規劃指南》;1999年國家旅游局出臺了《旅游發展規劃管理暫行辦法》,并于2000年頒布了《旅游發展規劃管理辦法》,隨即又于同月頒布了《旅游規劃設計單位資質認定暫行辦法》。這些規范的出臺,使我國旅游規劃基本成熟。

    市場化導向時期的旅游規劃工作,在資源分析的基礎上,更加注重市場的分析和調查研究、客源(地)的分析、SWOT分析、產品的構建和旅游形象的塑造。

    這一階段的旅游規劃實踐工作,仍以科研院所的學者領銜為主,但是商業化和市場化運營的專業的旅游規劃設計公司開始出現。值得一提的是,在這段時期內,為了借鑒和學習國外先進的旅游規劃理念和方法,我國開始引進國外的專家團隊為我們編制旅游規劃。1999年四川省率先邀請世界旅游組織旅游規劃專家編制《四川省旅游發展總體規劃》;2000年云南省、山東省先后邀請世界旅游組織專家編制旅游規劃。隨后一些旅游城市、旅游度假區、景區也開始聘請國外的旅游規劃設計公司為其編制規劃。

    第三階段:以“融合為抓手”的旅游規劃時期(2003年-2019年)

    隨著全國旅游業的發展以及旅游規劃工作的重要性越來越凸顯,國家旅游局開始加快旅游規劃規范和管理的步伐。2003年5月,國家旅游局連續出臺了三部對中國旅游規劃行業具有深遠影響的國家標準,《旅游規劃通則》、《旅游資源分類、調查與評價》、《旅游區(點)質量等級的劃分與評定》。我國的旅游規劃管理更加規范。

    從改革開放到21世紀初,積累了20多年的旅游規劃經驗,隨著我國旅游業規模越來越大、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旅游市場出現了新的趨勢和導向??鐓^域協作、跨產業融合、跨部門合作、文旅融合、旅游目的地打造、旅游產品體系完善、延長旅游產品鏈、提升旅游價值鏈、全域旅游、鄉村振興、多規合一等,是這一時期中國旅游業的“標簽”,進而推動了旅游規劃工作的核心抓手就是“融合”。

    這一時期,旅游業的“無邊界性”、“強關聯性”、“敏感性和脆弱性”、“需求多樣性”等特征表現的越來越明顯,凸顯了旅游產業的融合特征,也就造就了旅游規劃的“融合”特點。旅游規劃必須“跳出旅游看旅游”,胸懷大產業,眼觀大市場。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時期“全域旅游”理念提出并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2016年1月原國家旅游局局長李金早(現為文化和旅游部黨組成員、副部長)在全國旅游工作會議上提出中國旅游要從“景點旅游”到“全域旅游”轉變。從此,“全域旅游”這個概念開始引起學術界和業界的廣泛研究和實踐。2017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大力發展全域旅游”,全域旅游上升為國家戰略。緊接著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出臺《關于促進全域旅游發展的指導意見》。中國旅游從“小旅游”邁向“大旅游”,全域旅游成為近年來我國旅游業發展的新方向和新抓手。全域旅游的“全局性、空間性、帶動性、整合性和共享性”特征,要求旅游規劃工作必須“全局把控、空間聯動、產業帶動、要素整合、利益共享”。

    第四階段:以“內容為王道”的旅游規劃時期(2020年及以后)

    為什么2020年剛剛開始,筆者卻將2020年及以后劃分為一個旅游規劃階段?原因很簡單,因為2020年春節前后的百年不遇的武漢新冠肺炎疫情。

    中國旅游業是受這次疫情影響最大的產業和行業,國內游全面阻斷、入境游全面停頓、出境游受到重創。這種影響不僅體現在旅游當前發展基本面上,更重要的是對未來中國旅游業的“走向變革”和“根本轉型”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新冠疫情充分暴露出了中國旅游業多年積淀的“問題和短板”,也充分暴露了我國旅游業“大而不優”的特點。40年來,我國旅游產業的動能主要依靠資源要素稟賦投入來增加產量和產出,表現出“大而不優”的產業結構特點。而依靠制度創新、科技創新、文化創新、消費升級和內容升級等“創新驅動”和“內容驅動”為旅游產業賦能,正是我們產業結構轉型的方向,目前仍處在“勢強能弱”的階段。此次疫情勢必導致整個文旅行業的“大變革”,倒逼“升級”。文旅行業的變革,必然要求旅游規劃變革。

    此次疫情,必將加速旅游行業的制度性變革、產業結構轉型、旅游供給體系變革、產品升級、模式升級、消費升級、資源重組、跨界融合、技術融合等步伐。因而旅游規劃必將從重視“空間規劃”(無論是資源核心的規劃、市場導向的規劃、融合抓手的規劃,都強調“空間架構”)轉向“內容規劃”。

    前40年中國旅游業的發展主要圍繞“拉大框架、做足基礎”,而今后40年中國旅游業必將在“做精內容、高質量發展”方面下功夫。


    三、旅游規劃的價值觀

    旅游規劃作為一門學問、一個專業、一項技術,對旅游業的規范發展和健康發展所起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1. 旅游規劃是一項社會系統工程

    旅游業本身是一項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因為旅游業的發展涉及旅游者、東道主居民,涉及客源地社會群體、目的地社會群體等。旅游業的發展不僅要滿足游客需求,還要滿足目的地的居民的需求,讓游客與居民和諧共生。所以旅游規劃工作不僅要就旅游而旅游,更需要跳出旅游看旅游,必須充分考慮和權衡各方群體的利益關系。

    2. 旅游規劃是一項經濟系統工程

    旅游業的經濟屬性,決定了旅游規劃的經濟屬性。旅游規劃的重要目的之一是為了旅游業更好地創作經濟效益,針對貧困地區的實際情況,通過發展旅游解決經濟落后問題,針對發達地區的情況,通過發展旅游為經濟發展注入新活力,提升整體形象。旅游規劃為地方經濟發展和平衡,提供了一條可行之路。

    3. 旅游規劃是一項文化系統工程

    文化是旅游發展的靈魂,旅游是文化傳播的載體,旅游與文化是密不可分的。旅游規劃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挖掘和展示、利用地方文化,用文化增強旅游產品的附加值和生命力。文化在旅游產品的塑造過程中至關重要,旅游在文化的傳播、文化交流、增強文化自信等方面,又是最好的載體。所以旅游規劃工作必須構建系統的文化架構。

    4. 旅游規劃是一項生態系統工程

    旅游業資源消耗低,就業機會多,綜合效益好,是典型的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產業,被稱為“綠色產業”、“無煙產業”。旅游發展與生態文明建設本質上是一致的,是生態文明建設中最有條件、最有優勢的產業之一。盡管旅游業是資源、能源消耗低的產業,是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途徑,但這并不意味著旅游業天然就是無污染、低能耗、零碳產業,旅游業發展和生態文明建設并不天然等同。這就要求旅游規劃必須協調好旅游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之間的關系,通過規劃的協調、配置和約束,實現旅游發展促進生態環境保護。

    5. 旅游規劃是一項管理系統工程

    旅游規劃不僅僅是一項規劃技術,更是一個綜合管理系統。通過規劃,不僅實現旅游系統的資源配置、空間拓展、結構優化、產品完善,更要注重規劃能帶來經營管理的順暢。

    四、我國旅游規劃的現狀

    這里僅探討作為技術行為的旅游規劃,或者說“旅游規劃行業”的現狀問題,不涉及學術和理論方面。

    中國旅游規劃行業經過近40年的發展,目前已經成為一個相對成熟、獨特的、專業的領域。

    1. 行業規模

    旅游規劃目前已然成為了一個行業,雖然旅游規劃行業的體量相較于傳統的建設、工程、制造業等不可比,但是這個獨特的、專業的領域,隨著全國旅游業的蓬勃發展,各省市都把旅游業確定為支柱產業,也為其帶來了較大的行業產值規模。據初步統計,旅游規劃行業的年產值達到400-500億(不含港澳臺,中國有31個省、16個城市群、333個地級市、2856個縣,2萬多家景區,數以千計的大型傳統企業進軍旅游業,這些都是旅游規劃的需求者)。

    近年來,受國內經濟下行壓力的影響,傳統旅游規劃行業的市場和產值有所下滑,但是在“新經濟”背景下,在“美麗中國”、“健康中國”、“生態文明”、“一帶一路”、“鄉村振興”、“高質量旅游”、“三產融合示范”、“研學教育”等政策導引下,泛旅游規劃業務不斷增加,也對傳統旅游規劃提出了新的要求。

    2. 行業現狀及存在的問題

    中國的旅游規劃設計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起初主要是以地理學專業的專家學者為主,由他們領銜編制相關的旅游規劃,那個時候還不是一個市場行為,主要以研究為主。后來從事旅游規劃的隊伍不斷壯大,90年代末期也開始引進國外的專家團隊,專業人員結構越來越多樣,開始有城市規劃、園林景觀、歷史文化、旅游等領域的隊伍進入旅游規劃領域,在旅游規劃實踐中發揮著各自專業的優勢。

    我國旅游規劃真正較為規范和市場化、專業化運作,是從2005年國家旅游局頒布《旅游規劃設計單位資質等級認定管理辦法》以來,我國的旅游規劃行業走上了快車道。從事旅游規劃業務開始像城市規劃和建筑設計一樣,有了資質規定和要求。旅游規劃資質被劃分為三個等級:甲級(最高)、乙級和丙級。到目前為止(截止2019年底),中國有100家旅游規劃設計甲級資質單位、270家乙級旅游規劃設計單位、丙級旅游規劃設計單位數量更是驚人。這些設計單位,尤其是甲乙級設計單位是活躍在旅游規劃領域的主力軍,除此之外,很多高校(尤其是旅游學院、管理學院、地理學院、歷史學院)和研究機構,以及國外的咨詢公司,也介入到旅游規劃設計領域。同時,隨著傳統城鄉規劃和建筑設計行業的萎靡(隨著房地產業的蕭條),傳統的城市規劃院、建筑設計院也紛紛介入到旅游規劃設計領域,希望從中分得一杯羹,這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旅游規劃設計領域市場的巨大。

    隨著旅游規劃行業的發展和成熟,也不斷暴露出了很多問題。

    第一,魚龍混雜

    主要表現在規劃隊伍和規劃成果編制雜亂。近年來旅游規劃隊伍不斷壯大,市場化(但不一定專業化,因為注冊一個公司非常簡單)的規劃公司或者規劃院層出不窮。在規劃院從事幾年工作,有一定的人脈關系之后,自己成立公司,自己做“老板”的現象非常普遍,但是規劃作品水平如何,就另當別論了。各大高校的旅游專業的老師(尤其是碩士生導師、博士生導師)帶領學生從事旅游規劃工作,也是整個旅游規劃隊伍中占比很高的;傳統城市規劃院、景觀設計公司、建筑設計公司等由于傳統業務的萎縮,也紛紛加入旅游規劃領域中來,這些“傳統院”在規劃的“范式”上、規范標準掌握上、圖件制作上確實優于旅游規劃公司,但是對于旅游產業的把握、旅游市場的把握、趨勢的把握、旅游產品的創意等方面有其缺陷。

    至于旅游規劃成果水平,由于規劃隊伍的混亂、良莠不齊,自然也就導致規劃成果質量差異很大。很多規劃人員甚至連規劃的層次、類型都搞不清楚,詳規做成總規(很多人認為,只要圖紙多,就是詳細規劃了)、控制性詳細規劃和修建性詳細規劃分不清楚,概念性規劃和總規、策劃搞不清楚等等。加之,旅游規劃成果的評判標準不一或者說沒有客觀的、法定的評判標準(17年前的《旅游規劃通則》很多方面已經不合時宜了,不像城市規劃,有非常規范的規制、標準),規劃成果的評判完全靠業主(政府或者企業)或者專家的主觀意見。誠然,不乏有些專家確實在旅游領域內很有影響力,閱歷、經驗、學識都很超群,有獨到的觀點和見解。但,很多時候,所謂評判專家,現場沒去過、區域不熟悉,開會當時邊聽規劃編制者的解讀,邊看方案,然后高談闊論、評頭論足。顯然,這樣的專家對成果水平進行評判,有失公允。而這種現象在中國的旅游規劃領域并不少見。至于很多時候,開煤礦的、開洗浴城的業主轉型做旅游,也對旅游行業和規劃成果頤指氣使(有些時候也確實是因為規劃成果水平太差),這也是暢游的現象。

    實際上,旅游規劃是一個專業性非常高,復合度非常大、知識面非常廣、指導性非常強的智力活、技術活。旅游規劃不能像以往和現在這樣,“誰”都能做旅游規劃。編制一個文本很簡單,但是到底作用有多大,功效有多大,到底能不能對地方旅游經濟的發展帶來指引,到底能不能“指點江山”,到底能不能讓一個旅游景區通過規劃錦上添花,甚至起死回生,這就非??简炓巹澦搅?。

    第二,重“規”輕“劃”

    上文講過,規劃,實際上是兩部分組成,“規”是戰略層面,“劃”是戰術層面,“規”是起,設定目標、明確方向,“劃”是落,實施路徑、操作方法。而更多的旅游規劃,重戰略,輕戰術。戰略的東西非常重要,甚至說至關重要,但是戰略是“務虛”層面的,容易表達,容易“拿來主義”,加上很多旅游規劃師,甚至所謂“大師”都是社會科學背景出身,對于描繪、暢想、定位、功能、空間都是手到擒來的。而對于戰術層面,到底怎么操作、財務指標怎么科學測算、商業模式怎么科學設置、產業結構怎么搭建、怎么才能吸引消費者進而產生經濟效益,如何能從更科學、更量化的角度提出規劃指導,這是目前旅游規劃領域十分薄弱的。

    第三,標準不一

    從技術層面講,旅游規劃是一項指導旅游發展的技術活動,因此技術標準必不可少。然而,迄今為止沒有一個完整的、統一的旅游規劃的技術標準??梢灾笇糜我巹澋臉藴视校航ㄔO部的《城市規劃編制辦法》、《風景名勝區規劃規范》、《建設部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編制要求》等規范;水利部的《水利風景區規劃編制導則》;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自然資源部)的《森林公園總體設計規范》;國家旅游局(文化和旅游部)的《旅游規劃通則》、《旅游規劃管理辦法》、《旅游資源分類、調查與評價》和《旅游區(點)質量等級的劃分與評定》等。所以同樣稱為“旅游規劃”,只要前綴冠以不同的限定,“森林”旅游規劃、“水利”旅游規劃、“城市”旅游規劃、“鄉村”旅游規劃、“景區”旅游規劃……,其標準就不一樣。

    規劃指導標準的不統一,也與旅游業本身的特性有關:旅游產業的無邊界、旅游資源的無限制是旅游業的最大特點,沒有什么產業不能融入旅游或者被旅游融入,沒有什么資源不能成為旅游吸引物的,所以也就導致了各行各業都可以“指導”旅游。指導的“聲音”多了,讓旅游規劃“無所適從”。

    制定一套“既立足旅游自身特點,又綜合考慮產業融合、行業跨界的”統一的技術標準,對于旅游行業的健康發展、對于旅游規劃技術的完善,迫在眉睫!

    第四,盲目遵從

    甲方說什么就是什么,甲方怎么說,規劃單位怎么做。這種現象在當今的旅游規劃領域非常常見。古語有云:干活不由東,累死也無功,很多規劃單位或者規劃人員,確實秉承了這個“真理”,但是忽略了旅游規劃的專業性、技術性、創意性。

    為什么盲目遵從?涉及三個方面,一是話語權的問題,二是“賺錢”的問題,三是尊重的問題。作為旅游規劃設計企業或者人員,沒有落地案例、成功案例就沒有話語權,因為無法印證自己的創意是行之有效的。相反,很多國外咨詢類企業如阿特金斯、麥肯錫擁有的話語權卻很高,其中秘訣何在?就是因為它們通過大量的成功經典案例樹立了自己的權威性。如此,旅游規劃企業才能真正掌握行業話語權,才有底氣在未來服務于更多有理想、有實力、有眼界的旅游投資商時表達出內心的真實意愿,堅持更科學更符合市場的技術路線和文化創意。如果沒有話語權,而又想要賺規劃設計費,只能盲目遵從甲方意思,甚至于“拍馬屁”。另外,作為業主方,既然選擇了規劃設計單位(當然選擇前,一定要綜合權衡,做足功課,通過業績、團隊等參數,考量規劃團隊的水平),就要“相信”規劃團隊,相信其專業,讓規劃團隊充分為自己服務。


    五、旅游規劃的變革趨勢

    可以說,目前的中國旅游業處在一個風起云涌的轉型時期,新舊業態之間、新舊動能之間、數量與質量之間、產業融合之間產生著撲朔迷離的化學反應。隨著今年新冠疫情的爆發,旅游業在結構、供給、動能、融合等方面必將發生變革,因此旅游規劃也必然隨之變革。即使沒有這次疫情,多年備受詬病的旅游規劃,也必須徹底革命。

    1.旅游規劃隊伍:重新洗牌

    少一些高談闊論的“偽”專家,多一些腳踏實地的“真”行家;少一些“赤腳醫生”,多一些“執業醫師”!少一些“說教”,多一些“解惑”!

    目前中國旅游規劃機構、從事旅游規劃人員非常龐大,魚龍混雜,有大學教授、有專業公司、有“皮包”公司、有傳統設計院、有國外的咨詢機構等等,絕大部分的機構或者人員只為了“一錘子買賣”,能賺一筆是一筆,缺乏對行業的責任感、使命感、公益感。

    在我國旅游發展初期,在摸著石頭過河的時候,重“量”不重“質”、重“有比沒有強”的的階段,各種機構或者個人對旅游業的發展都會起到不同的作用。但是當中國旅游業漸趨成熟,旅游的社會影響力和滲透力不斷增強,高質量旅游成為行業發展要求的時候,旅游規劃設計機構和隊伍,必須專業化、職業化,必須具有責任感、使命感。少一些空談和說教,多一些實證和指導。國家在制度上應該完善和規范,旅游規劃從業人員應該“持證上崗”。人生病了,需要醫生,而醫生必須要有執業資格證,盡管“赤腳醫生”有些時候通過“偏方”也能治病,但是為了規范和控制風險,需要執業資格證。旅游規劃師,就是旅游業的“醫生”,既要治療“已病”,也要治療“未病”,國家應該頒布旅游規劃師從業資格證(就像律師行業一樣),剔除旅游行業的“赤腳醫生”。對于旅游規劃機構(公司、規劃院)也必須進行梳理和重新洗牌,除了資質的要求之外(其實資質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每個從業人員的資格化,因為公司只是殼,就像醫院一樣,看病的是醫生,做旅游規劃的也是每個規劃師),更重要的是對機構的管理制度、人才培養體系、成果研發、專利技術、數據庫、社會貢獻度等進行規范和規定。

    2.旅游規劃方向:從宏觀框架到戰術落地的轉變

    未來的旅游規劃必須強調落地和指導、操作。旅游規劃往往備受詬病,圖上畫畫、墻上掛掛,務虛太多,務實太少,不能落地,花了錢,僅買了“一堆文本”。旅游規劃之所以不落地,是因為“主觀性太強”,基本是“拍腦袋”得出規劃結論,理論邏輯上看似通的,但沒有真正嵌入目的地的生產系統和消費系統。當一個旅游規劃與當地真實的生產系統、消費系統脫節之后,這個旅游規劃注定是無法落地的。旅游規劃是個系統工程,不僅要了解需求端,還要了解生產端,離開需求談生產,那是自說自話,離開生產談需求,那是“放之四海而皆準”,同時還要了解政策端、資本端等。旅游規劃就是在各個環節、各利益相關者之間尋求最佳平衡。

    3.旅游規劃方法:從感性向理性轉變(定性到定量的轉變)

    過去的旅游規劃更多的是定性化分析、感性化色彩極濃,“中國最”、“第一”、“游客一定爆棚”、“一心兩翼五組團”等等之類的詞句,是傳統旅游規劃的套路。為什么能成為“中國最”、為什么能成為“第一”,為什么“游客一定爆棚”、為什么將空間如此劃分,定性容易,但是量化的支撐在哪兒呢?

    旅游規劃必須從感性規劃轉變為理性規劃,強化數據的分析和應用。目前的很多規劃也開始強化數據支撐,但是依托的是“靜態數據”。靜態數據的缺點很明顯,只能體現規劃對象(如景區、城市等)在某一個時間橫截面的發展環境,而無法體現景區的動態變化環境。所以,這種靜態的數據是不能夠支撐可落地的旅游規劃的,必須依托動態更新的數據趨勢來進行規劃技術參數的設定。以目的地游客結構為例,目前的大數據技術已經可以采集到非常詳細的游客數據,包括游客的車輛數據、車輛人員數據、游客消費數據、游客門票交易數據、游客歷史消費數據、游客社交關系數據等等,所有這些數據的采集都會給旅游規劃提供詳實的數據支持。今后,隨著物聯網技術的普及,將會給旅游規劃提供更加豐富全面的數據支持,當有了非常豐富全面的數據之后,旅游規劃師也不應該盲目地去服從現有數據,而是要從數據的動態變化中找到可量化的趨勢性規律,然后根據這種趨勢性規律來決定旅游產品打造的具體策略。

    同時,地理信息系統(GIS)、遙感技術、人工智能等現代科技技術的廣泛應用,也為旅游規劃工作開展提供了科學裝備與先進手段,大大提升了規劃的科學性與實踐效能。隨著科技進步與時代發展,旅游規劃手段不斷更新,新技術、新方法逐步運用到旅游規劃之中,旅游資源考察將更加深入、旅游市場調查與客源數據整理更加便捷,旅游統計制度、旅游信息數據庫網絡與旅游市場調查體系將更加完善,為旅游目標預測與方案制訂提供了高效手段,這將使旅游規劃科學性達到一個新的廣度與深度。

    4、旅游規劃內容:從重空間向重內容(IP)轉變

    旅游規劃將從傳統的對以土地、旅游資源、空間結構、基礎設施為重點的物質空間規劃,轉向以“文化IP、產品創新、消費升級、營銷升級、產業鏈、價值鏈、渠道鏈、商業模式、產業融合”等為核心的內容規劃。

    四十年的旅游發展和積淀,尤其是近年來全域旅游上升到國家戰略,我國的旅游產業空間已經足夠大了,但是“大而空”、“大而重復”、“大而不優”,現在和未來更需要的是在空間中豐富內容,讓旅游更豐滿、更差異、更有吸引力、更能重復消費。

    文化IP,是未來任何一個景區和任何一個目的地最核心的競爭力,沒有文化IP,就沒有一切。依托文化IP來重構旅游規劃的內容打造策略,依托文化IP來重構旅游規劃的空間布局策略,依托文化IP來重構目的地和景區的產業系統、建筑系統和景觀系統,依托文化IP來重構目的地和景區的發展階段策略,依托文化IP來重構目的地和景區的商業模式系統和運營管理系統。也就是說,文化IP必須貫穿產業策劃、旅游規劃、景觀建筑設計、投融資規劃、工程施工、招商運營、創客培育、消費社群養成的全過程(張棟平)。

    5.旅游規劃評定:從松散向制度轉變

    目前旅游規劃的管理與評定處于松散管理狀態,規劃機構缺乏制度規范和準入管理,什么人都能成立一個規劃公司(院),規劃人員來源廣泛,對旅游規劃編制的成果質量造成極不穩定和統一的局面。

    未來旅游規劃的編制必將進一步市場化、制度化和專業化,對規劃機構的設立和管理更加規范,對規劃從業人員的準入、評判、考核更加制度化和職業化。隨著旅游規劃機構資質認定制度的繼續完善,探討推行旅游規劃師個人從業資格制度和旅游規劃監理制度,都將從制度方面加強旅游規劃編制的監督,有效消除規劃市場失靈現象,將保證規劃的質量和促進規劃編制效率的提高。

    (供稿:張明  海南創科農旅集團 常務副總裁)


    我坐在有木棒的椅子上写作业作文